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 - 提供更新最快的妖精的尾巴漫画网站

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 收藏中文网 设为首页

香港赛马会赛果及派彩:妖精的尾巴夏露同人文:王子流浪记(第一章)


来源: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 作者:hikari 发布时间:2018-02-07 发给朋友 - 本站网址: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 www.96m67.com.cn

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 www.96m67.com.cn   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夏露同人文:王子流浪记(第一章)

  我仰着头,看见那个少年从天而降,朝我扑来。

  穿着与自己的身份违和的服饰,带着如耀眼般的光芒的笑容冲我招呼。

  但我知道——

  想要紧紧握在手中的光芒,即将被黑暗吞噬。

  【序章】

  身为一个国家的王子,纳兹实在不明白哥哥杰尔夫的做法。

  作为阿尔巴雷斯帝国的王子,却对王室的事情处于懒散、无所谓的态度。

  因为实在不明白,哥哥的做法。

  小时候的记忆早已忘却,只有哥哥杰尔夫会提起他们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

  帝国近年来面对着许多的?;?,附近邻国对其发动战争,身为阿尔巴雷斯现任年轻国王——杰尔夫?多拉格尼尔对其采取的手段是选择与邻国签下《不战条约》。

  借助来自菲奥雷王国的帮助,帝国才取得暂时的安宁。

  向来不懂政事的纳兹不明白,明明可以采取武力来反抗一切的哥哥杰尔夫会选择以和平来解决这些战争。

  如果说为什么,应该是太温柔了吧。

  杰尔夫讨厌战争,他讨厌那些要由流血的战争带来所谓的国家的『辉煌』,尽管作为参谋的『冬将军』因贝尔提醒杰尔夫这样的做法只是缓兵之计,可即使这样说,也好像没有用。

  「陛下,还希望你慎重考虑,多拉格诺夫王国的黑暗,不是只是用『和平』就能解决的?!?/p>

  「我知道,数年前发生的政变……多拉格诺夫女王——艾琳?贝尔赛琳翁的失踪,和她的丈夫——异国政治联姻的对象离不开关系吧……」

  「既然陛下猜到这一点,那为什么……!」

  「我想赌赌看,我找到了一个可以信赖的国家?!?/p>

  「………………是菲奥雷王国吗?」

  「嗯,比起现在的帝国战乱,菲奥雷王国真的是一个主张和平强大的国家呢?!?/p>

  「………………陛下是想把纳兹殿下给……」

  「也不是那样的想法,如果真的要这么做的话,纳兹这个孩子说什么都会反对吧?!?/p>

  内容的谈话到了这里,那个黑发的少年冲着因贝尔露出温柔的笑容。

  「一定会说什么『丢下我一个人太狡猾了』『一起共进退』这样的话,不管怎么说,理由都不会是『我才不要结婚』这样的想法吧?!?/p>

  提起自己的弟弟时,杰尔夫才会感到少有的温暖。

  因为是自己唯一的亲人,由血缘缔结下兄弟的羁绊才不会就这样被斩断。

  只是……

  他还太小。

  尚不知道各国战争的残酷,或许把他带到一个安全可以信赖的地方,在这个国家灭亡之前——

  他能活下去。

  杰尔夫没有把这样的想法说出来。

  「不、不好啦!纳兹殿下他!!!」

  从门外传来侍女焦躁不安的喊声,杰尔夫不受影响地,对愣在自己面前的因贝尔如此说道:

  「快去找他吧?!?/p>

  ———————————————

  「呐,你说,这条通道没有错吗?」

  「我已经把路线记得很烂熟了!不要质疑我的记性啊!上吊眼王子!」

  位于阿尔巴雷斯帝国的地下水道,两个个头矮小的少年晃着手中的蜡烛在这冷的下水道如此争吵。

  「这条路……好长啊……」

  没有去在意对方的话,少年晃着翘起的樱色刘海观察着周围。

  「是谁说『想要了解外面的世界』啊!这种时候别说这些丧气话!」

  身后的少年如此说着,瞪向了那个樱发少年。

  「那——走那边!」

  「不对,是走这边!」

  「那里怎么可能会有特殊通道啊!」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相信我!」

  两个少年因为这样的争执,路程又不得不停止。

  好像是各持己见的两个人,看样子会很难相处,果然要达成一致的想法或许会……

  「相信什么?」

  自两个少年的背后,突然出现的绯发少女极具威慑力的声音让二人无法动弹。

  「艾、艾露莎!?」

  两个少年不知所措地抱在一起,看向少女的眼神充满说不出是怎样的恐惧。

  啊啊,或许在这一方面,能够达成一致呢。

  「格雷,你不是应该负责?;つ勺嚷?」

  艾露莎摇曳着身后束起的麻花辫,抱着腰对少年如此说着。

  从年龄上看,好像比他们年长两岁。

  「…………我知道?!?/p>

  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格雷低下头看着地板,不敢正视面前的绯发少女。

  「抬起头来,格雷,我讨厌这个样子?!?/p>

  尽量调整好要溢出的情绪,艾露莎拍着格雷的肩如此说道。

  「说话请注视着别人的眼睛?!?/p>

  「要注视……怎么可能啊……艾露莎的眼神那么凶恶……」

  「等、等!纳兹!」

  虽然纳兹说出实话,可是突然直言说出这样的话来,就算是身为帝国的王子,也很难说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会是什么。

  因为那个人是艾露莎。

  「是吗……一直以为是别人没有勇气,原来是因为我吗……一直都没注意到……真是抱歉,你们好好地责骂我吧!」

  「别、别这样啊!艾露莎!」

  虽然艾露莎没有生气,但是让她来对自己反省也不是很好。

  「为什么艾露莎也会来这?」

  「在这里散步,然后就看见了你们……说起来,大家一直在找你,纳兹?!?/p>

  「这种事就不用在意了!艾露莎也要一起来吗?」

  樱发少年如此说着,看向了艾露莎。

  「………………什么?」

  艾露莎歪着头,看起来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

  「一起到外面的世界啊!」

  「外面的世界……」

  「说起来,艾露莎和格雷你们的故乡都是在那边吧!不如艾露莎你也一起……」

  「………………我不去?!?/p>

  骤冷的语气听起来,对纳兹口中的『外面的世界』没有任何兴趣。

  

 

  「纳兹你现在才十一岁吧,如果只是年轻气盛想要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我反对你的做法,对外面的世界抱有一无所知的态度想着经历那些冒险,不过是抽到了下下签,未知的危险会是什么都会无法预测?!?/p>

  抱着毫不在意的态度,纳兹随意地脱口而出:

  「………………可艾露莎你也只是比我年长两岁啊……」

  「你说什么?」

  「啊、啊!没什么!」

  与其说是『只是年长两岁』这样的话,倒不如说是如姐姐一般可怕的存在。

  虽然会给人很可靠的感觉,但一直以盔甲装饰外表下的真正的内心,也没有人会知道。

  看着艾露莎鲜有的情绪波动,格雷沉默地闭上了嘴巴。

  「想要出去闯荡的心情以后再说,现在就跟我回去?!?/p>

  「才不要!」

  挣开艾露莎的手,纳兹不顾一切地往上冲去——

  「才不要被你们抓到!」

  得意的笑声萦绕在少年消失的上方,只留下伫立的二人无奈扶额。

  「………………该怎么说啊,这个笨蛋?!?/p>

  「上去的话,被追的人,可是更多的?!?/p>

  「不是,艾露莎,我想纳兹他………………

  某种意义上,果然还是艾露莎你的眼神太凶恶了吧……」

  阿尔巴雷斯帝国是个庞大的国家。

  在擅自离家出走后,我来到了这里。

  老实说,对阿尔巴雷斯帝国的事情我不是了解很多。

  好像是父亲讨厌的国家。

  但比起帝国,我想,父亲更讨厌我。

  母亲的离开,父亲的冷落,就算住在那巨大奢华的大房子里,我也感觉不到任何快乐。

  没了。

  已经没了。

  没有了母亲,就算待在那里,也能感觉像墓园里才散发出的冷冰冰的气氛。

  我讨厌这样。

  我想,一定要做点什么事情。

  于是就来到了母亲旅行的起点——

  阿尔巴雷斯帝国。

  繁华的街市,不真实的苍翠蓝空,已入夏至之时,耀眼的光芒刺痛着我的眼睛使我忘却了刚才炎热的酷暑。

  ………………光吗……

  真是遥不可及的东西啊。

  说什么要去找母亲的遗物,其实是我自己不愿意走出母亲逝去的事实吧。

  我站起身来,看向熙攘的人群中探寻着什么。

  『善』与『恶』……

  互相对立的存在。

  夜时或昼时在空中显现的光芒……

  『星光』与『阳光』……

  最后就是……

  「呜哇啊啊啊啊啊!!!」

  从我的上空,好像有谁的惨叫。

  我仰着头,看见那个少年从天而降,朝我扑来。

  穿着与自己的身份违和的服饰,带着如耀眼般的光芒的笑容冲我招呼。

  那一抹樱色十分耀眼。

  最后……

  是『命运』。

  【第一章】

  曾有神明创造了这个世界。

  曾有神明赋予了这个世界的因果。

  曾有神明以安克瑟拉姆之名掌握万物生死。

  终于

  神厌倦了。

  放弃了曾经以神的名义创造的世界。

  最后名为Anima Lux的水晶,

  便是神明最后的馈赠。

  万物的作息不会停止。

  命运的齿轮悄然转动,事物一切的一切即将走向正轨。

  『停止』

  不会『停止』。

  你见过流淌的生命之河,何时停止?

  谁也无法阻止。

  纳兹感觉,他在做梦。

  也许是一直醒着,或者还在做梦。

  就连现实与虚幻都无法分辨了吗?真是讽刺。

  他不相信梦里的东西。

  所谓的『对未来的预知』这般没有根据的说法根本不切实际。

  如果对未来开始窜测,那是因为对自己过去产生怀疑。

  谁会回顾准备沉封的过去?

  无法从过去中释怀,那是弱小。

  他看见了,那个梦中出现的女孩。

  无数次地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却又一次次地在自己面前一语不发地消失。

  看不到,她长什么样子。

  如双眼被蒙上的雾气,她的出现是如此神秘,令人在意。

  轻声呓语着什么,少女侧过了头,透过被兜帽遮住的脸下,似乎扬起了嘴角。

  是在笑吗?他想。

  不,不是。

  摇头想要否认着什么连自己也忘却了的真相时,她向他伸出了手。

  长白皙的手臂上,留下代表不详的印痕。

  青紫的淤痕从手臂曼延至脖颈,一点一点地将要把她吞噬。

  想要伸手触碰,却在触到她手心的刹那一切都化为了零散的星光。

  黑暗不断趋近,手中仅存的微光也要被吞噬。

  连那最后微小的希望也要消失殆尽。

  他看见象征神圣的教堂,她虔诚地跪坐在庄严肃穆的神像前,不厌其烦地祈祷着什么。

  对未来今后期待的事情,一年来保佑谁的平安无事。

  尽管知道,这个世界的神明早已不复存在,他们,是被抛弃的孤儿——人类这样的存在。

  ——神啊,你到底去了哪里?

  如果存在着真实,神能听到她的声音吗?

  「才不需要什么神来拯救我们,既然被抛弃一次,就绝对不要放弃自己?!?/p>

  「和大家的每一天,才不是要抛弃的东西!」

  「才不需要这些复杂的答案啊!和大家一起笑,一起哭,露出坦率的样子,不就好了吗?」

  像是被所问到的那样,纳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做出这些回答。

  如果这是梦,为什么会如此真实?

  他看见战火弥烟的战场上,她拿起废如锈铁的刀刃,越过废墟。即使知道自己的命运,却还是要拿起武器同『命运』抗争。

  直至利器进入身体,绯红的血液染遍大地,死亡、冰冷侵蚀着这具已经负重不堪的身体。她还听得到,自己微弱的喘息声。

  还想要和大家一起畅想今后的未来,还想要去做那些还没尝试的东西,还想要——

  活下去。

  如果做出这样的承诺,果然会让人感到不安吧。

  世界开始崩溃,希望也即将破碎。

  但是

  怎么可能会放弃?

  『看不见未来,看不见希望,即使只有自己孤身一人,我也要战斗。就算已经没有战斗的理由,我也不会迷茫!』

  这是谁坚定的誓言?

  然后,他醒了。

  以为这会是梦,以为这就是虚幻,以为只要想着『这只是个梦』这样的大话,他就会忘记梦境带给自己的迷茫。

  恐惧吗?

  才不是。

  只是有一种不得不去相信梦境真实的想法。

  『王不需要多余的迷茫,他只需要做出正确的决定,引领着他的子民去做不后悔的事情?!?/p>

  这句话从因贝尔口中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

  身为哥哥最信赖的参谋『冬将军』自几年前起就总是把这句话提在嘴边,就算纳兹再怎么笨,他也知道,这是针对他说的话。

  他知道,若有一天杰尔夫意外逝去,他就会是下一任君主——只因为自己是杰尔夫唯一的亲人。

  他讨厌杰尔夫说着今后的事,好像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交代着类似『遗言』的话。

  那个温柔的、包容着他的一切的滥好人老哥,才不会就这么死了。

  他会活下去的,一定。

  自己只要是那个『不像王子的王子』,就足够了。

  尽管对政事方面的知识是一窍不通,擅长的事情还是挥挥拳头就解决的战斗,他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有人为他加冕为王,被冠以『王子』的称呼对他来说也只是徒有虚名。

  他喜欢战斗,但绝不是喜欢带来厮杀的战争。

  阿尔巴雷斯帝国有想要守护的秘密,魔法?未知的能源?这些关乎帝国的生命象征,或许是杰尔夫一直要守护的东西。

  被众多的邻国相继盯上,必须胜利的战争,倾尽全力只为了守住这个国家,纳兹明白,就算失去了战斗的理由,也绝对不能忘记自己身为这个国家的一员。

  就是要『守护』。

  守住Lux(光)。

  因此他要战斗。

  纳兹站起身,透过玻璃看着窗外朦胧的月色,模糊的视线中突然有一道流光闪过——

  「流星!」

  被流星划过的的轨迹吸引,纳兹也不再去在意梦境的内容,就循着流星飞去的方向跑去。

  如果能抓住流星,是不是就能有实现一次愿望的机会?

  如果,是真的呢?

  如果真的能实现的话——

  为什么不去试一试?

  但那是不可能的。

  曾经天真地幻想过无数遍,没想到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放弃。

  没有什么理由,只是想要追上它。

  从卧室跑到城堡的顶层,像是很有成就感般,纳兹得意地站在上面比出『V』的字形。

  「纳兹,这样很危险的!」

  哈 比扑扇着翅膀飞到他的旁边无奈提醒道。

  虽然这样,但语气中却听不到任何的担心。

  「什么啊,哈比你也在这啊?!?/p>

  「咱是猫嘛?!?/p>

  「啊,也是!」

  虽然外表是猫,但哈比是一个叫艾克希特族的一员。使用得得心应手的翼之魔法就是艾克希特一族最明显的标志。

  「晚饭的时间要到了,纳兹?!?/p>

  「哈比你的口水要流出来了?!?/p>

  「因为突然闻到鱼的气味嘛!」

  嘛啊,说到饮食习惯,艾克希特这一点和普通的猫没有任何区别呢。

  「呐啊,哈比?!?/p>

  「嗳吚?」

  哈比歪着脑袋,看向了纳兹。

  「你看见了流星吗?」

  「没有看见唷!纳兹看错了吧?!?/p>

  「才不是错觉啊!我看到了!」

  「纳兹你还在做梦吧……」

  「都说不是梦、!呜哇啊啊啊啊啊!」

  如流星般地从上坠落,纳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没有死去。

  「纳兹,你还好吧?」

  「怎么可能……哈比你不相信我!」

  从地上爬起,恢复精神的纳兹腾地站起指向哈比理论起刚才的话题。

  「猫的记性可是很差的?!?/p>

  「骗人!」

  「真吵啊!」

  不满的声音插入他们的对话。目睹着纳兹的从天而降,负责在这里站岗的格雷扶住发疼的额头冲他们无奈地喊道。

  「格雷!」

  「与其在这里说些没用的空话,不如去顾及一下现在还没有去做的事。现在看起来很闲啊?」

  「才不是骗人!我看到了!你也看到了吧!」

  「这种东西我怎么知道!」

  格雷随手拿起铁棍,冲动及无奈的情况下,棍头重重地打在纳兹的头上发出金属的脆响。

  「你说流星,啊啊,我刚才看到了,不就是你吗?」

  「才不是啊!」

  也许没有听出格雷嘲讽自己的意思,纳兹继续争执起来。

  「这种东西,在阿尔巴雷斯帝国是看不见的吧,如果有,也不是什么好事?!?/p>

  轻哼一声收起铁棍,格雷如此说道。

  「什么啊?」

  「字面上的意思?!?/p>

  如果要让纳兹明白,也需要更详细的解释吧。

  格雷突然很好奇,曾经负责管教纳兹的文化学习的因贝尔如果看见纳兹这般满腹疑问的样子会是什么表情呢?

  也许没有任何的表情吧。这样的人,真如『冬将军』的称呼般给人冷冰冰的感觉,无法靠近。

  和自己完全不一样。

  抱着『根本拿这个家伙没有办法』的想法和『管制这个家伙不需要这些麻烦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下垂眼?」

  「实话实说,七年前你也不是做了一次流星吗?还有你也差不多吧!上•吊•眼•!」

  「你刚才说什么?」

  「『上吊眼』啊?!?/p>

  「不是这句!」

  「『你也差不多』……」

  「不是!」

  「七年前吗?」

  确定了答案后,格雷继续说道。

  「七年前,那个时候你从地下水道跑了上来,艾露莎为了抓到你也追了上来,虽然说是追上,但是是把你当结草虫一样扔出城外……怎么,这件事你也忘记了?」

  「记得清清楚楚啊!」

  记起这样的事情,纳兹露出无所谓的神色。

  「但是好奇怪。怎么说,果然很奇怪啊!」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p>

  无奈地叹息一声,格雷放弃了继续要和他说下去的念头。

  「哈比,快把他带走吧?!?/p>

  「嗳吚!那格雷也要一起来吗?」

  「我还要站岗啊!」

  待到背影消失,格雷才感到放松似地松下一口气。

  「啊啊,真是麻烦?!?/p>

  这样的日常,再普通不过。

  论起与纳兹的关系,或许会有点复杂。他是随从,负责?;つ勺鹊陌踩?,虽然他觉得没有过分?;さ谋匾级峤邮直鹑说墓ぷ?,但并不是因为那句『你的臭脸我已经看腻了』才这么做。

  他与艾露莎,怕是唯一能在纳兹面前能做到无须礼节那样吧,身份的悬殊也没有在他们三人身上得到什么改变,无拘无束,三人的存在已被他们三人默认为不可分离。

  才不是所谓的侍从。

  是伙伴,更是——

  『家人』。

  总之,并不是讨厌纳兹,只有那个笨蛋在不转动大脑的情况下才会这么认为吧。

  「所以说就是个笨蛋啊,明明是兄弟,大脑的构造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啊,说什么流星……」

  啊,对了。

  追溯起七年前的那件事,格雷才想起纳兹的那番话。

  『但是好奇怪。怎么说,果然很奇怪啊!』

  「………………『奇怪』?!?/p>

  纳兹那句话听起来也不像是乱说的样子。

  『奇怪』……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纳兹他,不是在骗人啊……」

  记忆没有什么不对。

  只是多了一样东西——

  即为『违和』。

  ———————————————

  『用生命换来?;に说牧α?,是会做噩梦的?!?/p>

  记忆中,母亲总是这般告诉我。

  我知道,母亲想要传达给我另外一种心情。

  如果是梦就好了啊。

  背负着这样的使命,真的好累。

  人会迷茫,如果失去唯一所依靠的东西,那会变得不知所措,找不到任何答案。

  那么,我呢?

  我存活在这个世界的意义,只是作为『使命』这样的存在吗?

  在这个世界的一分一秒,都要惦记自己的生死。

  曾经的任性,曾经的出逃,被囚禁在奇怪的地方,陌生带有非善意眼神的人们在向我靠近。

  反抗,逃跑,我想我别无选择。

  呐,如果没有被神抛弃,这个世界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可是就连神在哪里我也无从知道。

  『神』变成了不切实际的存在。

  我们都是被神抛弃的孤儿

  ——世界的孤儿。

  即使是各国的战争,他们也是为了同所谓的『命运』抵抗。

  我看见了无数的战争,看见无数的人们妻离子散,我看见他们倒下去的躯体,化为不合时宜的光芒在我眼前闪烁。

  那是Anima(灵魂),化为了Lux(光)。

  那是我要守护的东西。

  让已安息的灵魂到达他们该去的地方。

  即为Anima Lux的水晶。

  那是母亲生前的使命。

  或许水晶通往着另一个地方,是这个世界特殊的存在。

  当一个人化为Lux时,就会进入水晶里的世界。

  母亲她,一定在里面沉睡。

  说着『不要悲伤』的话,但是却无法保证『今后也能再相见』的承诺。死后的世界真的存在吗?如果能再见到就好了。

  呐,神啊,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温蒂小姐,露西小姐,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妇女眼角泛着泪光,颤抖的嘴唇说着有些断续的句子,她带着那个已经安然无恙的孩子,郑重地朝我们弯下腰来。

  「如果没有你们,我的孩子或许就……」

  「别、别这么说啦!我只是顺手帮温蒂而已,治疗的功劳还是温蒂啊!」

  我慌乱地晃着双手,想到自己的事情,不禁苦笑着看向旁边的温蒂。

  「露西小姐,我只是使用了最简单的治疗魔法,治疗什么的事情我还是太不娴熟了?!?/p>

  温蒂害羞地露出笑容,擦去额头的汗珠,转头对妇女继续说道:

  「如果还有什么问题,今后我们也会尽力帮忙的!」

  送走那对母子后,温蒂才如释重负地放松下来舒出长气。

  「呼,太好了,那个孩子没事了……」

  我有些担心地看向她。

  「温蒂你看上去很疲惫了?!?/p>

  「真是,一直使用治疗魔法也会很消耗体力,所以我都说了,不要这么勉强自己,温蒂?!?/p>

  一只雪白的艾克希特看着温蒂无奈地数落她道。

  就像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那样满是宠溺的担心。

  「可是,最近的伤员更多了,我想能为大家做点什么……」

  「啊,是啊,战争最近一直发生频繁?!?/p>

  米拉递上热毛巾给温蒂,昔日的笑颜也被疲倦代替。

  「如果能结束就好了?!?/p>

  「………………」

  我沉默地闭上嘴巴,拧着毛巾心不在焉。

  即使在主张和平的菲奥雷王国,也有不可避免的战争。

  我讨厌战争,却不想怨恨那些发动战争的国家。

  但要试着去说和,那是可笑的做法。

  各国的合作,只是为了彼此的利益,若没有达成共识的想法,那这些国家很难做到再和平交往,再次见面无疑就是刀刃相向。

  「………………露西小姐?」

  温蒂的声音把我从沉重的思绪拉了出来。

  「啊、抱歉,突然在想一些事情……」

  「唷,那我猜猜,露西你在想什么?」

  卡娜晃着手中的酒瓶,满身酒气地搭在我的肩上。

  「姐姐我可是很在意的唷~」

  「………………卡娜你喝醉了?!?/p>

  「哈哈,这种小事别在意!」

  咕嘟一声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卡娜笑着表示不必在意。

  「呐啊,露西,你果然是在想『恋爱』的事情吧?真好啊~正值谈恋爱的年龄妄想可是控制不住的~」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

  无奈地推开卡娜的手,我冲着米拉无奈地耸下肩。

  「嘛啊,不说了,露西也要来点吗?」

  卡娜晃了晃米拉刚刚调好的鸡尾酒,看向一时语塞的我。

  「啊啊,算了,这对你来说太勉强了吧?你好像也很不容易啊?!?/p>

  放下酒杯,卡娜的表情突然认真了下来。

  「要给伤员治疗,你也不要勉强自己?!?/p>

  卡娜虽然总是给人无所事事的样子,但在观察事物方面却是出奇地敏锐。有时我也很难分辨,卡娜是否真的只是因为喝醉说出的胡话。

  「这个我当然知道……」

  虽然这么说,但感觉自己说得毫无底气。

  已经一个月了。

  来这里已经一个月了。

  在『FAIRY TAIL』的地下酒吧,我来这里刚满一个月。

  这里有客人来往,也有受伤的战人来此治疗。作为一个已经第二次离家出走的又没有带上盘缠的千金大小姐,我必须得找到一个工作。

  当然之后就来到了这里,和温蒂一起除去酒吧服务生的工作负责当地受伤人员的治疗工作。

  只是这样的做法,很傻吧。

  「上面好像有点吵?!?/p>

  我也不再去在意卡娜是否喝醉,循着上面的动静跑了上去。

  从『FAIRY TAIL』走上来后,我就被突然袭来的木椅砸到了脑袋。

  「就只有这么点吗?还以为你们很强啊!」

  我扶住受伤的额头,晕眩的视线中看见了一抹熟悉的樱色。

  「绝对不能原谅你们!」

  那个人如此说着,抵碰的双拳擦出火花,周围的温度极度上升。

  「魔、魔法?」

  我听见了那些人的惊愕。

  「他是魔导士!」

  有人颤抖着说出了这句话。

  「怕什么!他只有一个人!一起上!」

  带头的人强装镇定,拿起利器向那个人刺去。

  「危、危险!」

  「火龙的铁拳!」

  在我喊出声音的时候,那个少年已经迅速避开那个人的攻击,燃烧着火焰的拳头向那个人重击一拳,连人一起毁坏了附近的小摊摆设。

  幸好附近的居民已经迅速撤离,毕竟这样的情况,绝不是普通的打架那么简单,正常人参与,怕是早就没命了吧。

  「快、快逃!」

  扶起那个已经昏迷的男人,与少年对峙的其他人纷纷撒腿就跑。

  「喂咿!你们给我站——!」

  「纳兹!评议院的人要来了!」

  叫唤着少年的名字的小猫展开羽翼如此说着,看向刚闯下大祸的少年。

  翼之魔法……和夏露露一样是艾克希特族吗?

  我发愣地看着那只艾克希特,突然听到身后有人群逼近的声音——

  「他们来了!」

  我刚说完这句话时,一只手臂突然被谁抓住。

  「惨了惨了惨了!快逃啊!!!」

  那个少年的露出少有的惧色,拽住我的手臂就迅速地朝前面跑去。

  「等等!为什么我也……!?」

  我用力地挣脱开少年的手,少年也回头诧异地看向了我。

  什么嘛,还是这个样子。

  「啊啊,抱歉,好像把你也卷进来了?!?/p>

  少年爽朗地冲我笑着,看起来还是『这种事情就别放在心上』的头疼样子。

  「真是一点都没有变?!?/p>

  我无奈地摇着头,也冲他一笑:

  「好久不见,过得还好吗?纳兹………………大人?!?/p>

  已经过了七年了吧。

  记忆中的那个从天而降的樱发少年,已经长大了呢。

  早就该猜到的。

  横冲直撞,不知道理性为何物的一个爱闯祸的笨蛋。

  才不会就这么简单地在我的记忆中消失。

  一个人说过的话,他的举止都不会忘记。

  「………………你是谁啊?」

  应该……不会忘记吧?

  除了……这个家伙。

  妖精的尾巴夏露同人文:王子流浪记(第二章)://www.96m67.com.cn/meiwen/52808.shtml

妖精的尾巴夏露同人文:王子流浪记(第一章)》网址:/meiwen/52807.shtml

    《妖精的尾巴夏露同人文:王子流浪记(第一章)》评论

    妖精的尾巴中文网 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 www.96m67.com.cn - 更新最快的妖精的尾巴网站。喜欢本站,就告诉你的朋友吧! 沪ICP备14030615号
    联系我们:
  • 海淀创业园登榜“中国侨联新侨创新创业基地” 2018-12-11
  • 保利尼奥:在恒大让我重拾自信 对中国球迷有特殊感情 2018-12-11
  • 银白配色更高贵 徕卡M10限量版外观曝光银白配色更高贵徕卡M10限量版外观曝光-手机行情 2018-12-11
  • 《向往的生活》蘑菇屋F4秒变土味F4引爆笑 黄磊扮演"道明磊" 2018-12-10
  • 增城区荔城街举办融合社区建设成果展 2018-12-10
  • 回复@“老笑头”,你的牛二逻辑确实很通透!论坛奇葩!哈哈哈哈! 2018-12-10
  • 210多套古中东文物在港展出 重现奢华时代 2018-12-09
  • 广西花山岩画、湖北神农架申遗成功 2018-12-09
  • 人民日报评论员:民生改善是梦想的最好诠释 2018-12-08
  • 这36位成员组成十九大精神宣讲团 3位是新任政治局委员(一览图) 2018-12-08
  • 压力太大!冰岛禁区内犯规 梅西点球罚丢 2018-12-07
  • 永济“审理轮训”有力提升执纪执法水平 2018-12-07
  • 美媒称美国会要审查谷歌华为合作:中美数字冷战加剧 2018-12-07
  • 全国商品房销售数据明显回升,热点区域房价泡沫隐现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8-12-06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455号 2018-12-06
  • 732| 374| 681| 877| 509| 203| 704| 398| 918| 406|